东江湖农家乐联盟网
验证码 换一张
‹‹ 上一新主题 | 下一旧主题 ›› 回复 发布主题
wt0731
发表于: 2017-9-6 15:16 引用 回复 只看该作者 1# TOP
管理员
性别: 男
积分:13555
阅读权限:5546
帖子: 2957
加入时间: 2013-2-19
最后登录: 2017-9-27

您读到的不只是故事,是乡情。



   向            行   


 作者:时日悠闲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

      不甚喜欢旅行,其主要原因是恋旧。一直舍不得离开自己所熟悉的城市,熟知的环境。说白了其实是对于陌生环境的一种忧患,害怕失望于他乡的山水。有人说换一个环境可以散心,也可以舒心,于是我就信了,才有了这次南行。其实南行的另一个目的是带儿子出去走走,儿子十四岁了,正处于青春叛逆期,或许陌生全新的环境会让儿子对父母多些依赖和眷恋,拉近与儿子的距离,这便是我所期望的。

      我不反驳祖国大地不乏山水奇特,怪石嶙峋,风光旖旎之地;也不否认有各具特色的风土人情和保存完好的精美古建筑。我想说的是每一道山水,它之所以存在于大自然,其实它都是美的,它都是最合时宜的。我想,山水之美在于它的自然、随意,在于朴实和不做作,你去或者不去欣赏和赞美它,都会在那里静静地存在着。它的美取决于你的心态和眼光,取决于你或者是你同行者的和谐与默契。如智者所言,世间不缺少美,而缺少发现美的眼光。看山是山和看山不是山,是一种境界,是一份感受,一份睿智,仅此而已。

     


第一站 炎陵

     说到炎陵,立马就会想到炎帝陵。毕竟,五千年的中国文明便始于炎黄,对于炎帝的祭拜便是作为华夏子孙理所当然的必行之事了。然而,此次炎陵之行因行程之故,未能到炎帝陵祭拜。只是在车行经炎陵之时,默默地想起了炎帝陵,便与儿子谈起了炎帝及炎帝陵的故事。无他,只为不能忘却尔。

       到炎陵的落脚点选在神农谷。关于神农谷,没有去考究它名字的来历和深意,大抵是因为处于大山深处而又群山环抱,属于比较开发较晚的缘故,取名神农之意该是一种故作神秘之感。神农谷没有比其他大山里的村庄有特别之处,没见到神也没见到农,整个村庄三十余户,一百来号人均退耕经商,或做管理、导游。游客也不多,一副百废待兴的场景。倒是神农谷夜晚的清凉和幽静吸引了不少久居城市的人们来避暑,我便是其中之一。城市和山村之间或许就是如同围城,久居城市的人们渴望山村的清新和古朴,而山里的人们却需求城市的喧哗和科技,如是便有了这一来一往的人流。的确,或坐或立于山间,静静地呼吸这自山而来的空气,感受这古朴静谧的山林清幽,间或蛙鸣蝉叫,溪流叮咚,便是人生幸事了。偶尔间会想起长居于此,男耕女织,岂不快哉!然而,终究是习惯了都市的忙碌,尘缘未了,便无法做到陶渊明的“采菊东篱下,悠然见南山”了。一夜之后,便启程继续南行了。

      说是南行,其实对于终年生活在南方的我来讲,南方对我来讲并无诱惑,南行只不过是一个可以说服自己访友的借口而已。


      第二站  郴州

      从神农谷到达郴州永兴县时已经是下午,郴州的同学早已准备好饭菜相候,简短的寒暄后,便觥筹交错了。郴州之行见了我二十多年前的同学,算是圆了多年的思念之情了,感受了同学之间那份友谊的真诚和热情。整个郴州的两天,全程陪同,盛情之极,不可名状。

到郴州旅游,永兴的板梁古村和资兴的东江湖便是必去之地了。

      板梁古村距县城大概三十余公里,是目前保存最为完好的古村庄之一,全村三点多平方公里,自古至今村内居民全部姓刘,据传为汉刘邦后裔。村内全部是明清建筑,屋舍俨然,有望夫楼、庙宇、中堂、箭楼,有双龙泉、神龟石等,门第建造等级森严,雕龙画凤各不相同,可谓是考究历史和制度的一个现实标本。村庄没有恢弘的气势,依山而建,门前有泉水流过,与繁华的城市相比,更像是一段历史,一截在历史长河中遗留下来的沙砾,一段承载了历史兴衰更替的断垣。我们无法去还原历史的过去,却可以从中去感受和领略过去的历史,这正如我们的生命一般,每一个生命都是历史的载体,我们无法去修缮生命的过往,却可以让生命承载久远。个体生命之渺小,在历史的断垣里体现得淋漓尽致,折戟沉沙,自将磨洗,便是最好了。

       对东江的印象,便是雾漫小东江了。江水碧绿,两岸青山,薄雾笼江,似纱似幔,舟行期间,若隐若现。倘若是霞光垂江,便得锦鳞,或以为是人间仙境便不为过了。我们是坐景区的大巴车前去的,小东江在车的右侧,天气晴好,对于雾漫小东江之状没有见到,在东江碧水和青山之间缥缈的一丝青纱倒是见到了,薄如蝉翼,随风轻摇,溯江而下,轻歌曼舞般,只此一见,淡妆浓抹,便了无遗憾。

      东江边上有龙景峡谷,携妻带子花了近两个小时索谷。说是龙景,高山流水,顺山而下便成溪,长而狭故曰龙景。其实对于龙景无甚要求,久居城市登高望远,出汗锻炼倒是应当。与儿子相比,爬山真不是强项,小子年轻,登山如履平地,不似我等般老态龙钟。所幸的是,每爬一段,小子总会在前面等我和他妈,或相携,或递水,丝毫不懈怠,关切之情溢于言表。


      爬完龙景峡谷,已是大汗淋漓。稍事休息后,便随同行游东江了。因买不到东江漂流的票,只好舍漂流而游东江湖。东江湖是于东江狭隘处筑坝蓄水,水满成湖的,属于人工湖。坐船行于东江湖,却无端的想起了家乡的黄家湖来了,许是两湖近似,皆是水碧天蓝的缘故。黄家湖连接洞庭湖,虽无洞庭的浩淼,倒也秀水青山,滋土养人。在黄家湖边上生长,家乡情结便这样开始在东江湖中滋生起来了。于是便觉得东江湖的静谧不似黄家湖的无风平静、风起浪涌。当然,这终归是对家乡的偏爱罢了。

      三天的行程便于游完东江湖结束了。归程途中,便与儿子攀谈起旅游的感觉来,儿子在意的是沿途的风光和旅行的感觉,我在意的则是久违的同学和妻儿的同行。

     久驻的山水,漂泊的过客。

    浮生若草,岁月催人老。

   不敢过于寄情,纵是匆匆这一游,就已心许,足矣。

关键词: 向南行, 游记 修改tag
请输入tag(多个tag之间用逗号分隔)
‹‹ 上一新主题 | 下一旧主题 ›› 回复 发布主题
快速回复主题
标题
内容